池清瞳浅

这里清瞳 所有文章禁止无授权转载
全职高手 叶喻叶 喻黄 喻王喻 韩叶
主产叶喻
叶吹喻吹,日常怼天怼地。
微博存车 @lof池清瞳浅
Cp@古道道人

感谢关注,感谢喜欢。
有生之年,欣喜相逢。

【叶喻】一叶信仰 04

原著向。
前期感情线较少,见谅。

四·你点一盏烛火是引路的灯

测试结束。
喻文州坐在电脑前,手掌紧攥着鼠标,光标缓缓移动到排名单上,却犹豫着不敢打开。
如果……真的没有通过……
喻文州摇了摇头,似乎想把这个念头甩出去,笑自己太傻。
逃避现实永远是最蠢的做法。
好的坏的,总要接受的。
手指稳稳地摁下确定键。
映入眼帘的第一个名字就是黄少天,再看看他的成绩,远远领先第二名,高高地俯视着下面的人。
第三名是谁他已经没有心情去关注了,他向下拖动着鼠标,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这一次只留下二十人。
而第二十名,喻文州。
看到这个结果时,喻文州松开了鼠标,整个人放松地向后靠去,闭上了眼睛。
真好。
留在训练营,真好。

黄少天忽然出现在了训练室。
这个时候,他本来不应该出现的。
为了避开可能的奚落和难堪,喻文州特意选了一个没有人会出现的时间来查看成绩,他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应付那些无聊的人。
“黄少天?”
“是我是我。这种时候不应该有人啊。成绩怎么样?看你表情好像不太好?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想找一个没有人的时间好好哭一场是吧。”
“……”
喻文州没有回答。
黄少天看他沉默,不知怎么还有点为他难过。
“喂,喻文州,怎么不说话啊……真的很烂?没关系啦,不通过也没关系的,你现在年纪也不大,你好像和我说过你高中毕业了的……我觉得你可以去学金融啊商贸啊什么的是不是……”
黄少天还没有说完,喻文州笑笑。
“我通过了。”
“啊???”
黄少天非常吃惊,心情却莫名其妙地变好了。
“我靠!好你个吊车尾!你竟然这样骗我!来pkpkpkpk!看我不好好虐你!”
“少天,我有说过我没通过吗?”
喻文州又笑了,语气轻松明快。
这个家伙幼稚的关心,真是相当的可爱,他也不介意逗弄他一下。
少天这个亲昵的称呼倒给黄少天吃了一惊,他愣了一下,一向最灵光的嘴都失了火力,嘟囔了两句,什么也没说出来。
“我留下来,少天不高兴吗?”
喻文州笑得更加放肆。
“你!等下次pk我一定分分钟秒了你的小战法!”
是的,喻文州直到现在在明面上用的还是战斗法师。
换职业这种事太突兀,不太容易解释。
而喻文州又不能说是叶秋大神建议换的。
那样流言一定会更加猖狂。
尽管喻文州并不在乎这些东西,但是他不想给叶秋带来烦扰。
他很固执地像一个追星的少年一样维护着自己偶像的所有,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当叶修收到喻文州说他留在训练营了的QQ留言时,他没有任何意外。
看看这条QQ留言,所有措辞都恰到好处。
这足以看出来喻文州是一个怎样的人了。
而且,他真的很好看。
他想。
真是很想把他挖来嘉世啊。

TBC

我发现第四章也这么的短……瘫倒。
回头完结整理的时候再说吧!!!

【叶喻】一叶信仰 03

原著向。
前期感情线较少,见谅。
此文叶喻1v1only,请放心入坑。

三·阳光落在你肩膀入驻我心脏

最后一轮筛选就要到了。
能否留在训练营,进入战队,都在此一举。
喻文州几乎是片刻不离开训练室。
背后当然有人议论,说他这样的手残,怎么可能留在训练营成为职业选手。
喻文州不以为意。
用结果说话吧。
这是叶修教会他的。

唯一反常的是,那个被魏琛从网游里带回来的在训练营常居第一遥遥领先的黄少天,从魏琛来找他之后总是来和0他切磋两局。
不过,每次都是他输,从无例外。
黄少天经常会特别流氓地和他拼手速,打完还要嘲讽一二。
黄少天经常会在一串基本毫无意义的唠叨里中指出喻文州上场的失误,然后骄傲地自夸。
喻文州当然知道他的好意,强忍着掐死他的冲动听了下去。
黄少天尽管啰嗦了点,傲气了点,水平和心地还都是很不错的。
所以,当黄少天将训练室的座位换到他身边时,他没有拒绝。
大概,他真的是远离人群孤独太久了。
在黄少天和他关系转好时,他的日子也好过了些。
毕竟黄少天可是已经内定能进入战队主力的人,和他关系处好些,以后自然能得些好处。
明面上为难他的人少了些,可背地里指指点点讽刺他抱大腿的人也变多了。

和黄少天一起训练的日子也没有那么融洽,黄少天经常会叫他吊车尾,尽管他的确是,可从这个也许是喻文州唯一朋友的人说出,听起来很讽刺。

不管怎么样吧,日子总要过的。
最后的考验也还是到来了。

八点。
黄少天爬了起来,发现自己对面床的喻文州已经不见了,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最后一次淘汰。
那个家伙肯定很焦虑吧。
反正对他来说,这些淘汰都像是小打小闹,完全没有什么挑战价值。
糟糕,九点就要开始了!
黄少天赶快洗漱,奔向食堂。

喻文州坐在自己最熟悉的位置,眯着眼睛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
“要开始了吧?加油。”
忽然跳出来的消息,一看昵称,一叶之秋。
“嗯,谢谢叶神,我会的。”
发完这条消息,他退出了QQ。

“你们都准备好了?嗯。我很高兴你们都知道准时的重要性。”
魏琛已经到了训练营,当他正准备说一些规则时,黄少天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呃……不好意思哈魏老大我今天起晚了……”
下面一阵低低地哄笑。
前脚队长刚说过准时的重要性,后脚黄少天就迟到,这不是明晃晃的打脸嘛?
不过也就是黄少天敢这样,其他人,谁能保证自己百分之百能通过?又有谁敢对魏队嬉皮笑脸毫无正形?
果然,魏琛只是笑骂了几句,打了他一巴掌,就放他进去了。
黄少天嘿嘿笑着就像泥鳅一样钻到了喻文州旁边。
自从这个祖宗叫嚷着要虐喻文州,就把自己的位置调到了喻文州身边。
尽管魏队有明令禁止换位,可黄少天是谁,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一套魔音灌耳除了喻文州可能没人听的下来,最后硬是磨着魏琛换了位置。
“喂。喻文州,能不能行啊?我跟你说哦,你一定要加油啊!你要是被淘汰了,谁陪我说话啊。谁被我虐啊。不过你要是留下来了,那绝对能创造一个手残打比赛的奇迹!哈哈哈哈!”
黄少天凑到喻文州电脑前,嘻嘻哈哈地问着。
“尽力就好。”
喻文州看他一眼,淡淡地回答。
黄少天被憋回去,觉得有些无趣,不过他也知道这时候确实不应该打扰喻文州,他瞧瞧左右根本没有能听他说话的人,不甘心地闭上了嘴巴。
他再想想,除了喻文州,好像从来没有人能耐心地听他把话说完再一一认真回答。
所以这个家伙也不算只会白白赖在训练营嘛。
黄少天正想着,魏琛已经开始说一些例行的嘱咐了。
喻文州听的认真,侧颜安静而美好。
阳光打在他身上,像是洒了一地的金子,散发着柔和的光。
黄少天忽然觉得,喻文州长得很好看。
不知道这样好看的喻文州,以后会看上什么样的姑娘。

TBC

这篇因为改了郑轩第二赛季不在蓝雨的bug,所以有点短……所以等下还有一章

【叶喻】一生

是一个很那啥的生贺。
@苏-今天烬总更爱我了-语 女神生日快乐!
给你打calll!!!
新的一岁天天开心一切顺利♡

然后这篇文想表达什么呢。
大概是和前几天兔兔的事有关系的。
所有的喜欢,都不应该变成打扰。

灵感来源:一生——慕寒

叶修和喻文州被曝光了。
照片里的两个人影虽然模糊,却仍然依稀看得出是叶修和喻文州。
两个人手牵着手,情形暧昧。
尽管已经是2030年,社会思想进步了不少,同性恋也合法很久了,但是普罗大众对于同性恋的接受程度并不高。
两个同性公众人物,竟然在谈恋爱?
两个人的新闻铺天盖地,头条热搜,全是他们。
有谴责,有支持,也有由此深思的,更有借此要求国家撤回同性恋合法法案。
蓝雨方面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一边做公关,一边联系喻文州。
第十五赛季刚结束不久,蓝雨夺冠,黄少天退役了,但喻文州肯定是要继续打下去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喻文州的能力和价值早就得到了承认。
并且蓝雨的剑与诅咒,一直都是营销热点。
蓝雨方面不停地给喻文州打电话,可喻文州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连黄少天都联系不上喻文州。
外面烧得火急火燎,家里面这两个人却淡定得很。
喻文州系着围裙,认真地洗着翠绿翠绿的菠菜,头也没抬地问在旁边打下手的叶修。
“被拍了,打算怎么办?”
叶修侧头亲亲喻文州,轻描淡写。
“就这样呗。”
“嗯,听你的。”
叶修把脑袋伸到喻文州跟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文州,今天晚上就喝菠菜汤啊?”
喻文州没好气看他一眼。
“家里只有这个。”
叶修难得小孩子脾气,用力地摇了摇头。
“我不要。”
喻文州被他磨得没办法,好言好语询问。
“那你要吃什么?”
下一秒喻文州就被叶修带进怀里,摁在了餐台上。
“我想继续吃鱼。”
喻文州瞪大了眼睛,刚想出声反抗这个一言不合就耍流氓的人,很快就被叶修堵住了嘴。

第十六赛季开始了,第一场常规赛就是蓝雨主场。
也不知道喻文州是怎么和蓝雨谈的,对于外界舆论,喻文州一直没有发声。
这下,赛后的记者会绝对逃不过。
接替了黄少天副队长身份的卢瀚文早已经是个大男孩了,懂了很多人情世故,对于媒体的刁钻也有所体会,他担心地看着喻文州。
“队长……要不然这一场你就别去了?”
喻文州向他笑笑,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我去吧。有的事情,是应该好好讲讲了。”
喻文州一出场,所有闪光灯都对准了他,喻文州心里有点想笑,叶修当年,也是这个待遇吧?
今天的比赛,蓝雨面对新队,不出意外地横扫了联盟的新人们,就是一场血虐,没有什么好谈的。
于是,在草草的结束了关于比赛的话题后,最后一个问题毫无疑问地抛给了喻文州。
“喻队您好,请问您和叶修大神的绯闻是否属实?您认为您对得起您的粉丝吗?”
喻文州看了看那个提问的记者,是个微草脑残粉,对蓝雨一向不善,提问更是极为刁钻,十分不好应付。
喻文州很淡定,他接过话筒,撩了撩刘海。
“谢谢你的提问,也感谢大家的关心,我和叶神的关系……”他顿了顿,环视着安静的会场,然后勾起唇角,“那是我们私人的事情,与他人无关,不方便透露。”
然后喻文州站起身,平视着那位记者。
“至于我的粉丝,我得和他们说一句对不起,谢谢你们喜欢我,很抱歉你们为我承受了很多压力,我想,我可能并不是一个足够好的公众人物。”
“但是,我是很好的队长和职业选手,这对于电子竞技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混的是电竞圈,并不是娱乐圈,我想把一句话,送给所有喜爱着电子竞技的你们。”
喻文州神情肃穆,语气认真。
“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位选手,就请你离他的比赛近一点,离他的生活远一点。”
喻文州深深鞠了个躬,然后利落地抬起腿,离开了会场。蓝雨众人也站起来,迅速地离开了。

喻文州一边走,心里面没有后悔,只有痛快淋漓。
被道德绑架了太久,说出来的感觉也还不错。
喻文州看见了在车上等他的叶修,唇角不自觉地浮起微笑,上了车。
刚上车,叶修就调侃他。
“壮举啊,喻大队长。”
喻文州轻笑,凑到叶修耳畔,吻了吻。
“爱你,才是我的壮举。”

END

【叶喻】一叶信仰 02

原著向。
前期剧情略拖……入坑需谨慎……

二·从那以后你成了信仰我有了光亮

喻文州重新练了一个术士。
名字叫游鱼在洲。
幸好当初买卡的时候买了两张。本来打算一张玩一张收藏。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那天,叶修教给他很多东西,很多他作为战队吊车尾听不到的东西。
他告诉喻文州以后有需要指点的就可以来找他,他更给了他在荣耀方面从来没有人给过的肯定与信任。
他至今还记得他那天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也是熬过训练营一次次淘汰选拔的人啊。这些磨炼可是你以后最大的财富。要相信自己啊,叶秋都这么相信你。”

从那天之后, 他找到了信仰,看到了光亮。

在遇见叶秋的第二天。
魏琛来训练营找他。
“队长,有什么事吗?”
彼时,他缩在训练室的最角落一个人练着术士。
中午吃完饭,大家都会选择回宿舍午睡,只有他一个人来了训练室训练。
“哦。没什么事。叶秋那家伙和我提了提你。说你有战术才能让我考察考察。的确,你的大局观非常好,但不管怎么样,在现在的职业联盟,你的手速永远是硬伤。手速不行的职业选手很难在职业圈混下去,你何苦还要在这浪费时间呢?小子,可不要想着勾搭上叶秋就能一步冲天啊。”
尽管魏琛语气里的轻视,是个人都能听的出来。但喻文州并不介意,他已经习惯了。
而且,魏琛说的也是事实。
他惊讶的是,叶秋竟然真的把他推荐到魏琛那里。
他本来以为,那只是一句客套话的。
他有点感动。
“队长,我并不愿意就此退出。我想即使是手残也可以有自己的天地。如果您不信,未来我会证明。”
这是从前谨小慎微的喻文州从不会说的话。
现今,他直视着看不起他手速的队长,坚定地回答。
魏琛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有些话在嘴边转了一圈还是吞进了肚子里。
他拍拍喻文州的肩膀,语气有些软和。
“那好吧,如果你执意坚持的话。以后我会让少天和你多做切磋,希望对你能有帮助。继续努力吧。”
然后魏琛离开了训练室,训练室只剩了喻文州一个人。
喻文州看着窗外的正午艳阳,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
他打开了QQ。
“谢谢叶神。今天有时间吗?”
喻文州没有说是因为什么而感谢,他知道,叶修一定会懂。
不一会,一叶之秋的枫叶头像闪烁起来。
“呵呵,不用谢。上线吧,我们西部荒漠见。”
“好。”
喻文州飞快登录了游鱼在洲,找到了在西部荒漠门口的春夏无秋,叶秋的马甲号。
这种时候,叶修可不敢让一叶之秋大摇大摆地站在副本口当活标本供人瞻仰。
“来了?”
叶修一边发了个组队申请,一边打字。
喻文州点下接受,然后回应。
“嗯。叶神来得真早。”
“毕竟我不手残嘛。”
“……”
看,这就是叶秋,荣耀教科书,天天以调侃他的手残为乐趣……
“进本吧。”
“嗯。”
这是两人第二次打本。
两人都经过了系统的职业训练,叶修更是荣耀第一人,两人刷五人本也是毫无压力。
一次本出来,喻文州受益良多。
“当然,技巧不能只在PVE里练习。更重要的还是PVP。”
最后,叶修总结似地说。
“我应该去竞技场吗?”
“嗯。不过,与普通玩家对决完全没有什么意义。”
“那然后呢?”
喻文州好像已经猜到之后的发展了……
“所以啊,只能让我和你打了。”
“……”
喻文州有些欲哭无泪。
叶神,您真的不是手痒了想虐菜了吗……

当然,最后喻文州还是去了竞技场,还是和春夏无秋打了很多很多场。
每一次都是三分钟内结束战斗。
不过,喻文州挣扎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从最开始的一分钟,最后一点一点的延长。
等到最后一场时,他坚持了五分钟。
“进步很大嘛。果然孺子可教。吃饭去了。不过文州还是要加油啊。”
又要吃饭了?
果然,天幕已然暗沉,夕阳欲颓。再看看时间,五点半。
没有人来叫他吃饭,也没有人会来找他说话。
喻文州在训练营,从来都是这么尴尬的位置,孤独着,特立独行着,被排斥着,被议论着。
始终孑然一身。
只是现在,他大概已经找到了前进的方向,有了指引的光。
是的。
追逐那道耀眼的光,就是他现在所有想做的事。

TBC

【叶喻】渡口

全程都是第三人称他。
古风。架空的。不长。
大概是他们两个人来履行十年前的约定的故事。

希望喜欢。

心事悲愁,托月化舟。
江雾温柔,不问渡口。
——题记

又下雨了。
江南的雨,从来不是声势浩大的,只淅淅沥沥,滴滴点点地下着,在细微之处润泽万物。
最后慢慢地,慢慢地,这雨就下进了心里。
清晨的江水上笼罩着迷蒙的雾,说不清浓淡,说它浓,远望还依稀看得见远方渡口的轮廓,说它淡,却看不见岸边虬枝正对着江水孤芳自赏。
岸两侧的白墙黑瓦一点点向后退着,蓬蒿撑着小舟在雾里慢慢地向前走,在水面泛起了一层一层细微的彀纹。
船上的窈窕歌女忽然开口,和着长篙的拍子吟唱着不知那听来的故事。
故事里,打马路过长安的江湖侠士遇见温文尔雅的尊贵丞相,一通起承转合,曲折误会,剧情狗血得不像话。
他细细听着,心里觉得好笑。
都说这民间话本唱词尽不可信,没想还真有几分真实。
一见如故,自当生万千欢喜心。
所有的,都是缘分罢了。
他给了船夫和歌女赏钱,撑起了一把油纸伞,下了船。
青石板被雨水洗得发亮,每一步走下去都有千年的沧桑质感。
他想起,他说他很喜欢走路,不用轻功和车马,他觉得那样很真实。
平日里他坐着华贵的车架,从他离开后,似乎已经有许久未曾走过这样长的路了。
屋子里的孩童坐在破旧的门槛上剥着兴许是昨日在残败藕花中采摘的莲蓬,嘴角带着岁月痕迹的妇人们忙着收起在绳上晾晒的绣花被单。
世情百态,如此而已。
他想,他这丞相,也许还真是不称职。
他继续往前走。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
他不会想那个人是否会遵守约定,也不怀疑自己是否认得出他。就算十年过去了,就算他并不知道时光会把那个人打磨成什么模样,就算他并不清楚他脖颈上那点朱砂可还是旧时形状,上面是否有陌生男人的吻痕。
他只知道。
十年前他离开时,说他会来。
那他就是会来的,他从未骗过他。

这路看似很长,其实走起来,也没有多长。
前方渡口已经是看得见的了。
他看见一个背对着他的模糊身影。
那人未曾撑伞,一身暗红衣裳也看不出是否湿透。他背脊挺直,只负手而立,就有天下在手的气魄。
他当然认得出那人,那是曾与他度禁忌之爱,行床笫之欢的人。
他踏上吱吱呀呀的旧木阶,一步一步,走到那人背后,伸出手,为他撑起了伞。
那人回身,脖颈上的朱砂在灰蒙蒙的背景里艳得耀眼。
他平视着他,那双眼睛仍如名贵的黑曜石般璀璨。
他唇角勾出个练习很久的笑,说了期待了很久的话。
“好久不见。”
然后他轻轻启唇,唤他的名字。
“叶修。”

END

关于抄袭。

首先我先讲讲自己的经历吧。

很多年前我写bg的时候就被别人抄过,原封不动复制粘贴只改人名那种抄。
正好被我看见了,然后当时我还不太懂抄袭和借用的范围和定义,好言好语和姑娘说能不能改掉。
最后那个姑娘也没有道歉。
后来觉得我当年真是……脾气太好了……。
当时忽然丧失了热情。
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写文,第一个长篇,原定的十万只写了七万。

再后来我混图圈,被盗教程,被盗素材。
我发出去的图有人招呼不打就拿去用,甚至还带着我的水印公然发在社交媒体。
最开始可能还会去维权,后来感觉太心累,就慢慢淡圈了,除了给我本命做点图,其余时间连打开软件的想法都没有。

所以我对抄袭,深恶痛绝。

抄袭真的不是仅仅几句道歉就能解决的事。
也许你鼠标一拖,复制粘贴,随意改动几个地方,就浇灭了一个太太继续努力产粮的热情。
太太的心血,你哪来的勇气直接往上用?
梁静茹给你的吗???

态度其实也很重要。
如果知错还死不认错如tq,那就更可怕了。
幸好这个姑娘态度还是不错的……。

没什么多余的话讲。
不是所有错误都能被原谅,也都该被原谅。

另。
希望永远不要有人抄到我头上来。
我不像女神那么温柔,脾气真的不好。
【不过我感觉我写那点东西也没什么好抄的啊哈哈哈】

目前不太冷静。
言辞较为激烈。
见谅。

最后给所有抵制抄袭的小天使比心。
然后给女神比一个超大的心!










没什么好讲的。抄袭好自为之。道歉解决不了一切。大家都是写文的,请学会感同身受。:)

墨染月_Rachel:

【抄袭挂人】about太芥and叶喻。
简要概括:
太芥圈太太@蜉蝣生死 的太芥论坛体同人疑似抄袭叶喻圈太太@苏语-今天烬总有没有更爱我一点 的叶喻论坛体同人。
并且我在此发出“是否是直接基于原文直接进行修改”的质疑。
调色盘因为我的word爆炸了所以就以截图拼接的形式来呈现。
原文可以参考我lof上转发的两篇文章,如果大家对于我是否在转载途中篡改了原文我可以发出蜉蝣生死太太的原文截图。

…大概就这么点要讲的?
挂人…呃…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占tag致歉。




补充:感谢p5妹子提供的私信,未经联系po上抱歉。

再补充:

我大概是个弱智…本来写了后来为了调整顺序删了结果没补。

电脑上顺序都排好了,结果发到手机上因为网延又乱了…影响阅读十分抱歉!!

【叶喻】一叶信仰 01 (修文重发)

好久不见!
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一叶信仰回来啦。
改动了一点,希望大家喜欢!

时间线从第二赛季开始,一直延续到世邀赛。
叶喻1v1only,不拆不逆!
目前有存稿更新比较稳定,小姐姐们可以放心入坑!
bug,ooc可能有……
不喜勿入。


一 · 观秋始于叶 闻鱼戏于洲

第二赛季。
G市。
叶修叼着根烟慵懒地从下榻的酒店走出来,慢悠悠地在街上转悠,试图寻找一个网吧。
没办法,酒店的网实在是慢了点。
嘉世刚刚打过这一赛季的第一场和蓝雨的客场常规赛。
风头正劲的嘉世顺利地以9比1胜出。
蓝雨这支从第一赛季开始征伐的强队,如果不是方世镜在个人赛勉强拿下一分,蓝雨险些被嘉世剃了个光头。
蓝雨的惨败,和他们的队长魏琛不能说是毫无关系。
对于职业圈而言,他的年纪有些太大了。
状态,反应,手速,这些决定选手实力的重要因素,已经开始下滑,再加上个人风格的缘故,缺陷表现得更加明显。
擂台赛,魏琛守擂失败。
团队赛,魏琛没有把握住可能翻盘的赛点。
坦白说,蓝雨的惨败,魏琛责无旁贷。

叶修轻叹,有些为魏琛感叹。
大概,这赛季过后,他就要退役了吧。
真可惜啊。

他终于找到了间网吧,规模不小,名字叫蓝溪,就在蓝雨对面,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借着蓝雨的东风占客源呢。
叶修随意找了个位置,身边有个少年,也在荣耀。
少年玩的是战斗法师,名字很别致,像是苏沐橙会喜欢的类型,叫闻鱼在州。
装备还不错,一水儿的满级橙装。
这样的装备在普通玩家里可不多见啊。
叶修又看了一眼名字上面的公会称号,呦,是蓝溪阁精英一队的,那这就好解释了。
战斗法师在和另外一个术士缠斗着。
看来是打了很久了。
少年表情认真,神情专注,手下操作精准,很少有无用操作,较精准的预判,对局面又不失冷静,有些时机的把握甚至连叶修都觉得非常精彩。
手速一百二左右吧。
啧啧。如果再努力练练手速,绝对的可造之材啊。
手速又不是什么难练的东西。
叶修看看场上,对方还剩百分之二十一的血,而闻鱼在洲还剩百分之三十二。
这么小的血条差距啊,对手也是真是很能缠。
“小同学,来个龙牙。”
叶修随意指点一下,顺便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水平。
好不容易抓着一个有天赋的孩子,他可不愿意就这么错过。
上次的那个夜雨声烦,可就被老魏给带跑了。
不过这个孩子的特点,也许更适合术士。

少年骤然听到声音,有些被吓到了,但却没怎么失态,只是仔细端详了一下屏幕,转头向他笑了笑。
“嗯。谢谢。你说的对。”

就在叶修偶尔的指点下,少年以百分之二十的血条残余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谢谢。”
少年又一次和他道谢,叶修刚要回答“不客气”,少年接着说。
“不过,这种胜利并不是我想要的。多谢你的好意。请你下一场不要这样了。”
少年说完向他又笑了笑,然后准备开始下一场对决。
叶修有些惊讶,心里更有几分震惊。
如此沉着冷静,这真的是个少年吗?
看来,真的要考虑要不要把他带回嘉世了。
少年开始了下一场的战斗,叶修手里只带了张一叶之秋,没办法,公会的人又不在,他也没地方要小号去,只是进个竞技场,不会怎么样的。
他登陆上一叶之秋,进入了少年所在的竞技场。

当看到一叶之秋这个ID的时候,房里的两人都吃了一惊。
开玩笑吧,职业圈上一赛季冠军战队的队长,跑来竞技场虐菜?
少年即使吃惊,仍没停下手里动作。
但对手明显不如少年沉稳,露出了一个破绽极大的空当。
闻鱼在州当然不会犹豫,干净利落的豪龙破军丢过去,对手血槽清零。
人死了角色还是能说话的。
“叶……叶神!?”
对方吃惊地叫了起来。
“嗯。”
叶修轻轻嗯了一声。
“叶神啊啊啊!我是你的脑残粉啊啊啊!可以和一叶之秋合照吗?”
这是个战斗法师。
嗯,现在荣耀里大部分战斗法师都是叶秋的粉。
那这个闻鱼在州呢……
“……和你的尸体吗?”
叶修打了字,一如既往地实事求是。
“……我复活……”
对方战斗法师很快站了起来,和一叶之秋站到了一起。
“谢谢大神!大神好贴心!我先走了!”
很快,房间里就只剩闻鱼在州和一叶之秋。
“来一把?”
叶修问。
“好,请您指教。”
少年就算面对着冠军队的队长,也没有慌张,更没有怯战,从容应战。
有意思。
叶修想。

一分钟之后,游鱼在洲倒在了却邪之下,死相
略惨烈。
“这就是斗神啊,果然名副其实。”
少年感叹了一句,叶修瞥了瞥,隐约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平静,从容,似乎刚才那一场几乎可以称为血虐的战斗并不是他经历的一样。
“呵呵。你也不错。”
“谢谢叶神。不知道叶神来竞技场是要做什么?”
“找你。”
叶修观察着少年脸上的神色,很意外的什么也没有找到。
他淡淡地笑了笑,修长的手指敲打键盘,回复。
“找我?”
“嗯。我在你身边。”
这句话发出去后,少年慢慢扭头,看向叶修,又看了看他的屏幕,看到他电脑界面的确是一叶之秋,少年终于不再平静,他又问道。
“叶神?”
“是我。”
“我真荣幸。”
“呵呵。怎么,要我签个名吗?”
叶修开着玩笑。
没想少年一脸认真地拿出笔记本,摊在他面前。
“那就麻烦叶神了。”
叶修也不含糊,一个“叶秋”挥笔而就。
少年从叶秋手中接回笔记本,向他道谢。
“谢谢叶神。”
“嗯,不用谢。”
“叶神找我恐怕不是想送粉丝福利吧?”
少年端详了一会儿签名,抬头看他,笑容纯良无害,内容却直击重点。
从一叶之秋出现之后,他一直都在笑,并且笑得很好看。
“你水平不错,怎么样,要不要来嘉世拿冠军?”
叶修大喇喇邀请着,口气像拐卖少年的罪犯。
少年蹙眉,没说话。
过了几秒钟,他才开口。
“抱歉。”
叶修没想到的是,少年竟然拒绝了。
拒绝冠军队的邀请,拒绝叶秋的邀请?
真是个有趣的小孩子。
叶修嘴角的笑又深了几分。
少年看着他的笑倒反而有点局促不安了,他又补了一句。
“我正在蓝雨训练营里。所以恐怕不能去嘉世了。”
蓝雨训练营?训练营的孩子,这种手速?他是怎么在训练营里坚持下来的?蓝雨训练营的淘汰率,可不低啊……
看到叶修变了的目光,少年没有什么反应,显然已经是习惯了。
“是啊。我这种手速。也只能在训练营里当吊车尾了。进战队……恐怕也只能是幻想了。”
少年自嘲着,嘴角仍然挂着微笑,眼瞳中却闪过黯然与失落。
叶修鬼使神差地觉得有点心疼。
“不一定。你的大局观和意识非常好。预判很精准。操作非常精准,几乎没有浪费。遇事又冷静。如果不是手速的原因,你可能已经成为了战队的一员。”
“而手速这种东西,除了特殊情况,只要努力都是可以练出来的。所以,你不用太妄自菲薄。”
叶修认真地说。
少年的神色却没有改变,甚至更加黯淡。
“可惜我就是那种特殊情况。我的手速不管怎么练都只是一百多,两百都没有上过。”
少年抬头看他眼睛,目光平静。
“现在呢?还需要我去嘉世吗?”
叶修哑然。
真的有这样的……手残?
气氛有点尴尬,沉默片刻后。
“你叫什么?”
“喻文州。”
“多大了?”
“十六。”
“喻文州,如果你想来,嘉世一直欢迎你。”
叶修也看着喻文州的眼睛,说。
他在肯定……我吗?
喻文州自问着。
我……可以吗?
“不过,如果一直是这样的手速,当然进不了战队。”
果然啊……
“但是,如果你能将你有限的手速利益最大化呢?如果你能将你的意识磨练得更加强大呢?如果你能扬长避短在没有机会的时候创造机会呢?这一切是不是就都会改变了呢?”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沐橙总说的……啊,上帝再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一定会给你再开一扇窗。是不是也就这样了……没有手速,意识来补嘛。所以嘛,文州可不要灰心啊。我可很期待你创造出来的手残进战队的奇迹哦。”
是啊,为什么不这样呢?扬长避短,创造机会。自己,也许真的可以那么强大吧……
怎么说也是荣耀第一人,眼光不会错吧……
不过刚刚夸赞完,结尾再捅一刀,还真是这位叶神干出来的事啊……
喻文州茅塞顿开。
有时候,一切只需要那么一句话的瞬间,不然世界上哪里来的那么多鹈鹕灌顶和恍然大悟?
叶修抱着臂。
“所以,要不要来嘉世创造奇迹?”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随后抬起头,坚定地回答。
“抱歉。我想我还是应该属于蓝雨。”
“真遗憾,以后的大敌呀。”
叶修看他明确的拒绝,也再没说什么。
心里还是有些遗憾。
蓝雨真的要就此崛起了……
如果喻文州的才能被发现,接过索克萨尔,再加上夜雨声烦,蓝雨双核,就此建立了。
刚刚出现的繁花血景,也是双核呢。
而嘉世,只有自己。
缺了沐秋……终归有些独木难支啊。

“叶神说笑了。训练营就要进行最后一轮淘汰了。我的水平,很难通过的。”
“有我指导,你还怕通不过?我可是荣耀教科书啊!”
喻文州笑了,没说什么。
“我可以叫你文州吗?”
“当然可以,您是前辈。”
“那文州,你为什么选择战斗法师?尽管你用战法也没人说什么,但我认为战法并不是十分适合你。”
“为什么?”
喻文州问道,却避开了叶修的问题,没有回答。
“怎么说呢?大概……是角色的气质这种东西吧……战法的打法并不能将你的能力最大化。我觉得以你的性格,更适合控场能力较强的术士。”
术士吗?队长的职业?
“术士啊……”
“嗯。术士。怎么样?换个职业,留在训练营?”
“过程虽然冒险,但结果值得一试。”
喻文州只考虑了一瞬,就点头。
“好。”
他一向冷静理智,却也愿意放手一搏。
荣耀教科书,的确可以教给自己更多知识呢。

TBC

【叶修中心向】王者再临起辉煌01

还没写完……
先放出来吧……

叶修中心向!!!中心向!!
女粉丝视角!!!!
叶吹!!叶吹!!叶吹!!

我叫林琪。
家境殷实,成绩不错。
一直无忧无虑,平平安安长到十八岁。
一个女生,却偏爱着电子游戏。
虽然资质不佳,手速一般,传说中的坑爹女玩家,但乐在其中,不可自拔。
那天,我看见了荣耀的宣传。
这个游戏听说特别好玩,于是,我就去了解了一下。
这个游戏分为六个职业系,一共有二十四个职业,刚刚开始形成职业联盟。
现在第一赛季刚刚进行了一半。
最厉害的战队是嘉世,他们的队长是叶秋,账号卡是一个战斗法师,叫一叶之秋。
于是我开始好奇,这个被誉为“斗神”的人,到底有多强。
我去搜索了很多一叶之秋的资料,比赛,并且一份一份看。
就在看见一叶之秋使用豪龙破军的一瞬间,我就成了叶秋的粉丝。
很难描述那种感觉,总的来说,就是一见钟情。
这个人从来没有暴露过真颜,但是他很强大。真的很强大。

我决心入坑荣耀。
为了能和一叶之秋在同一个区,我花高价买了一张第一区的卡。
注册,练级,转职。那时候,涌现了无数个战斗法师,我也是如此。
龙牙,天击,连突,我模仿着他的走位方式,他的连招技巧。他所有教程我都仔细研究很多遍。
虽然我没见过他,但我主观地认为,他很帅。
大概,所谓脑残粉就是这样了吧。

等到我升到45级,第一赛季结束了。
嘉世,摘得荣耀联盟第一赛季总冠军。
心里有认定的心安。
这就是自己喜欢的人。
果然,他是冠军。
我当然去了现场,跟着嘉世的一帮死粉拥抱,流泪,嘶吼。
“我们是冠军!”
籍此,我认识了我未来的男朋友,齐裕。

之后的第二赛季,第三赛季,嘉世都是冠军。
三连冠,嘉世王朝建立。
嘉世风头无几。
现场,我和齐裕,就着我们的战友撒下的礼花,紧紧拥在一起,一边流泪,一边接吻。

当时的心情非常难以形容,是任何文字都表达不了万分之一的喜悦。
只是非常脑残地觉得,叶秋就是全荣耀最强的人。
荣耀第一人。
没有之一。


嘉世三连冠后,我很天真地觉得,嘉世一直都会是冠军。
当第四赛季与霸图在总决赛对上的时候,所有嘉世粉们,已经开始大喊着四连冠。
毕竟嘉世赢了霸图太多次,更别提这赛季还有苏沐橙的加入了。
我也如此觉得。
在我心里,那个人,是神啊。
可最后的结果,是季冷一开场对一叶之秋的一击必杀,是石不转一次又一次精准的神圣之火,以及霸图对嘉世四连冠的阻断。
霸图粉一向自命为霸图的铁骨汉子,却一个个哭得跟什么似的。
嘉世粉难过得要命,激进些的现在就要去闹事了,公会会长陈夜辉好不容易才拦下了他们。
后来,嘉王朝和霸业雄图进行了一场世界大战,看了那么多教程打了那么多次地鼠的我总算也成了高玩,指挥着玩家们不停厮杀。
大战持续了很久,拾荒的人可高兴坏了。
后来,有一个战法上了线,会长告诉我们,这是叶秋。
“行了啊,大家泄泄火就得了,会长都来找我诉苦了。”
叶神的声音里带着温柔与无奈。
想来,失去冠军,嘉世的队员们才是最难过的吧。
随后,他说。
“很遗憾今年没能拿到冠军,但是我相信都会更好的。”
他顿了一顿。
“谢谢你们的支持,我很感动。”

TBC

关于全职高手影视化以及yy饰演叶神

我的态度是。
我拒绝我不接受。
我一!集都不会看!
一分钱都!不!会!花!
好了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