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清瞳浅

所有文章禁止站内外无授权转载
Please call me 清瞳
是个写文的也是个刻章的
还是个八毛钱美工
杂食 主产叶喻 偶尔有喻黄
蓝雨粉,乐乐粉,叶吹喻吹。
微博存车 @lof池清瞳浅
小号@在叶喻坑里有一个小清瞳
搭档CP:@古道道人

感谢关注,感谢喜欢。
有生之年,欣喜相逢。

【叶喻】一叶信仰 25

原著向长篇。

二十五·我想要整个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

喻文州打开微博,饶有兴致地找出了三年前自己发的那条冠军微博,转发了苏沐橙的评论。
索克萨尔喻文州V:恭喜。//苏沐橙V:当然是文州好看。//索克萨尔喻文州V:戒指好看还是我好看?
喻文州的微博经过多年经营,也有了几十万粉,微博下瞬间涌现了无数评论。
小小小木:喻队这是什么意思啊?恭喜苏女神脱离嘉世吗?看来真是有内幕啊?
一天两天的咸鱼:作为一个追了喻队五年的骨灰鱼粮,觉得喻队不是那种火上浇油站队的人……
巴拉拉小魔仙:等等,这语气也不像我们苏女神啊!一看就是叶秋的语气吧???叶喻大旗是不是该拉起来了?
一叶落知天下秋:遍观荣耀圈,值得恭喜的也就那么几件……喻队也不能祝贺苏女神脱离嘉世啊2333难道是祝贺我们叶神刚得了挑战赛冠军?
魔剑文刀白告:楼上叶狗少给你家主子招黑了,好像嫌他身上黑还不够多似的,这条微博都发了三年了怎么可能和叶秋有关系。
嘉昭盛世:排楼上,叶狗滚粗。
喻文州的手:楼上几位掐架别来我家喻队微博底下掐好吗?
喻文州的围巾:排楼上。

评论里战火将燃,就快掐起来了。
喻文州看着评论里就快爆发一场大战,眯起眼睛,回想了一下。
这个一叶落知天下秋是叶修的死忠粉,是从第一赛季开始的骨灰级别了。
喻文州勾勾唇角,找出了一叶落知天下秋的评论,回复。
索克萨尔喻文州V回复 一叶落知天下秋:是的。//一叶落知天下秋:遍观荣耀圈,值得恭喜的也就那么几件……难道是祝贺我们叶神刚得了挑战赛冠军?
评论炸开了锅,一瞬间,叶喻cp屠屏。
喻文州却无暇管这些,关了电脑,起身去了食堂。

周日,常规赛仅剩最后一轮。
叶修退役后的可怜遭遇被媒体曝光,引发一轮的关注和讨论热潮,荣耀圈的街头巷尾,都在对这个八卦议论纷纷。媒体这次是一边倒的倾向于叶修,特别仗义地围攻嘉世,讨要说法。在广大玩家群体当中,嘉世更是受尽唾弃。
职业圈本身也高度关注此事,多家媒体通过电话、QQ等方式对多名职业选手进行了采访,让他们谈谈对此事的看法。
“这是耻辱。”
霸图战队队长韩文清愤怒地表示。
“毫无疑问,叶修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说。
“不应该。”轮回战队队长周泽楷说。
问到喻文州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话。
“以叶修在荣耀圈的地位,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我想所有职业选手都会对嘉世战队感到寒心。”

各大战队接受了采访的职业选手,像是事先商量过的似的,众口一词地对嘉世进行着严厉谴责。

醉酒后睡了一日的叶修悠哉悠哉地醒来,和兴欣众人打了个招呼,头一次没有打开荣耀,而是先上了Q。
喻文州的头像灰着,叶修还是敲了个“早”上去。
果然没有回应,叶修也没关窗口,只是撑着下巴,点了根烟,盯着喻文州的头像。
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两人种种过往,那个时候,他风头正盛,拿了第二个冠军,喻文州呢,只是蓝雨训练营的一个吊车尾。
渐渐的,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转变,他被冠以状态下滑的称号,被战队排挤,喻文州成为蓝雨队长,把蓝雨战队带的非常好。
喻文州的队长,当的比自己好多了。
他终究,还是不适合搞这些的。
也不是不会,只是不愿。
“早安。”
屏幕上忽然跳出了喻文州的回复,叶修回神,手指抚上键盘。
“刚醒?”
“嗯。”
屏幕上很快跳出回复,叶修笑了笑,调侃道。
“手速有提高啊。”
“……”
“文州啊,咱俩这也在一起这么久了,啥时候考虑考虑见家长的事儿啊?”
这句话,显然不是一时冲动。
喻文州却愣了。见家长?
他和叶修在一起三年,磕磕绊绊的也不少,没有什么三年之痛,反正是走过来了。
喻文州自己父母双亡,没什么好解释的。可叶修那边,不消说,只看这八年叶修连脸都不敢露,身份证都只能偷用弟弟的情况,就知道他父亲不是好惹的。
这出柜……叶修需要多大的勇气?
喻文州想着,那边已经催促了。
“怎么,不愿意啊?”
语气轻快,像是在和他讨论今天吃什么一样。
“怎么会。”
喻文州回复。
“那就这么定了,第十赛季结束,我带你回我家。”
喻文州却在这当中捕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
第十赛季结束。
叶修这是……又要退役了?
但喻文州没问,只是回道。
“好。”

6月7日,是本赛季常规赛的最后一天,结果就在这一天,嘉世解除了新闻缄默,而后发布的第一条消息,就是一颗重榜炸弹:嘉世俱乐部,挂牌出售。
喻文州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再往深想想,陶轩作为一个商人,此时出售嘉世是最好的决定了。
只是不知道,叶修此时……是什么心情呢……
叶修对嘉世的感情他是知道的,宁可退役,他也不愿意为嘉世以外的队伍效力。
他大概……会很难过吧。
喻文州掏出手机,拨通了苏沐橙的电话。
“喻队?”
“是我。请问叶修在你身边吗?”
“在的。我这就把电话给他。”
此时,苏沐橙和兴欣众人正在度假村的河边,钓鱼的钓鱼,追兔子的追兔子,摘草莓的摘草莓,晒太阳的晒太阳,悠闲得很。
叶修躺在靠椅上,双臂枕着后脑,嘴里叼了根烟,悠闲自在着呢。
听苏沐橙这么一说,叶修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捻灭了烟,接过手机。
苏沐橙善解人意地去找陈果唐柔她们一起去摘草莓了。
“文州?”
声音慵懒,带了三分风情蛊惑。
“是我。”
“怎么?想哥了?”
叶修语气轻佻,笑容却更放大了些。
“是啊,”喻文州也不掩饰,“想想还没亲口和你说句恭喜,就打电话过来了。”
“嗯。”
“嘉世挂牌出售了。”
喻文州对叶修陈述着这个事实。
叶修稍稍沉默了一会儿,眼神里闪过很多东西,最终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嗯。”
只犹豫了一瞬,喻文州还是开口问道。
“难过吗?”
“有点。”
“为了嘉世?”
“不止。”
“我知道。”
“嗯。”
忽然冷场,喻文州长吐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还是恭喜你。”
叶修笑笑,反问。
“我该说谢谢吗?”
“不用了,其实,真的也不是很想你回来啊。”
“呵呵。联盟里可不只你这么想。”
“别的不说,单论这个散人,就够我们手忙脚乱一阵的了。”
喻文州还算坦诚地说着。叶修却丝毫不正经,玩闹之心大起。
“文州大大说笑了,哪有文州大大解决不了的事呢?”
“……叶修。”
“啊?叫我干嘛?哥在呢。”
“……”

俩人又腻歪了一阵,喻文州就得去训练了。
放下电话,叶修一脸满足笑意,把手机还给了苏沐橙。
兴欣那帮老一辈的都嘲笑他是臭搞对象的。叶修倒没在意,毕竟是一群单身狗,要体谅。

TBC

不管什么时候,说得比做得多都不是一种好行为。

【叶喻】叶老师和喻老师吵架了应该怎么办

放飞自我之作,校园pa,傻白甜,ooc。

叶修和喻文州吵架了。
这一次吵架的时长已经破了上一次的记录,超过了两天。
叶修如果今天再不来道歉,他就睡一辈子沙发好了。
喻文州气哼哼地想着。
叶修和喻文州,那可是荣耀高中的虐狗标准教科书。
喻文州当年上高三,学校老师资源匮乏,叶修正好从名校毕业回母校任教,所以,他很荣幸地做了叶修接手的第一届学生。
喻文州作为班级班长,数学课代表,自然没少受到班主任兼数学老师的偏爱。
都说老师对学生应该一视同仁,但叶修就不走寻常路,光明正大地偏心眼儿,光明正大地徇私枉法。
带着喻文州坐教师专用电梯那都是家常便饭,更别说带着他逃学喝咖啡了。
偏偏校长拿叶修没办法,背后有人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叶修的个人能力,不知道多少竞争学校抢着请他去任教呢。
而校长拿喻文州也没办法,两年来人家一直稳坐全校第一的宝座,和叶修当年创下的三十七次大考全部年级第一的记录也没差多少。如果把喻文州惹急了,人家一生气说退学不念了,作为校长他得哭晕在厕所。
两个同性,一般也没人会嚼舌头,主要是这俩人实在太暧昧。
就拿吃饭这事儿来说吧,喻文州挑食,食堂的饭经常不合他胃口,叶修就带他出去吃,想吃什么吃什么,叶老师有钱得很。
而在食堂里喻文州吃不完的饭,叶修直接就倒进自己碗里,吃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口齿生香。
叶修还经常给喻文州搞一些教师特供的菜色,什么酱排骨蛋花汤锅包肉西米露,只要是喻文州喜欢的,叶修都打两份回来。
而且,叶修早上从食堂吃完早餐还得顺一个鸡蛋带给喻文州,说他学习累得多吃点补补。
食堂阿姨表示,这两个人之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有什么特殊关系,反正她感觉被喂了无数口狗粮。
事实上呢?还真有点不寻常的特殊关系。
这事说来也不长,还挺俗套。
叶修表白的时候,语言也质朴务实。
我挺喜欢你,我看你也挺喜欢我,在一起成不成?
叶修当时就倚着讲台,特别随意地递给喻文州一块棒棒糖,这意思是接了就是我的人了。
喻文州也没有不接的道理,心想叶修终于表白了太不容易了,可这糖接过来还没来得及舔一口,就已经被叶修的吻堵上了嘴巴,夺去了初吻。
“吃什么糖,我的吻可比糖甜。”
叶修得意地说着。
后来,喻文州毕业,没有任何意外地上了北大,毕业之后,也回了荣耀高中,和叶修一起教(Kuang)书(Xiu)育(En)人(Ai)。

而现在。
喻文州坐在教师办公室里,冷笑着戳烂了算数草纸。
这一次吵架的理由也挺简单,就是那些家长里短的鸡毛蒜皮。
喻文州越想越愤懑。
当初追我的时候的温柔体贴别是喂狗了吧?啊?
果然到手了就不知道珍惜,他是不是变心了?
喻文州也不知道胡思乱想着什么,反正楚云秀老看的偶像剧的烂俗桥段都被他想了个遍。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还能有谁,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叶修呗。
喻文州冷着脸抱着试卷就往外走,显然并不想理他。
叶修伸手拦住了他。
“文州……”
本来听到这句喻文州还真有些心软,目光一转看见叶修下巴,昨天晚上他刚用自己的指甲在那上面挠了一道,红痕还相当明显。
这更让喻文州想起叶修说的那些话,怒气又上来了,执意接着往前走。
“昨天晚上是我不对。”
“叶主任可别说了,我当不起。”
说完这些话,喻文州甩开叶修的胳膊,摔上了办公室的门。
学生们的测试成绩并不好,喻文州到了班级,就开始发火。
考得太差了。
喻文州正在分析这一次考试有多少人退了步,为什么退步,从办公室追上来的叶修也进了教室。
全班本来正屏息听着一向温和的喻老师大发脾气,忽然叶修推门而入,全班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他身上了。
叶修泰然自若地接着喻文州的上一句话,也开始管学生。
“你们对我媳妇的英语怎么能这么不上心?考这么差我媳妇回家都对我生气了。”
叶修在一边插科打诨,喻文州怒极反笑。
“叶修,叶主任。”
“啊?媳妇你别叫这么生疏……”
“呵呵。我的学生,不劳烦您管吧?”
“文州……给点面子……”
叶修小声说。
喻文州冷笑,声音也放低,底下的学生听不见。
“撒谎的人不需要面子。”
底下传来一阵窃笑声,谁不知道叶老师是著名的“夫管严”啊?
喻文州目光一转,锐利的目光在下面扫了一圈,班内瞬间安静。
“都考好了?还有心思笑?回去把卷上错题抄五遍,少一道……如果你们敢的话,”喻文州笑了笑,“哦,反正你们也不敢。”
“叶老师,您继续上课。我先走了。”
随后喻文州就抱着作业走了,留下一屋子学生和一个叶修。
叶修和学生们大眼瞪小眼,叶修咳了一声。
“你们先自习,我哄你们喻老师去。”
喻文州走得很慢,叶修轻易就在走廊里追上了他。
他不由分说地搂住他,把头埋在他脖颈。
“文州……我错了……我不应该背着你抽烟还和你撒谎后来还凶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喻文州没挣扎也没回应,就这么让他抱着。
半晌之后他咬了叶修的肩膀一口。
力道不小,疼得他龇牙咧嘴。
“最近抽烟了吗?”
“没有没有……哪敢啊!”
过了一会,喻文州才闷声说。
“下不为例。”
再后来,有学生问叶修。
“老师,你肩上这个牙印谁咬的啊?”
“啊……我家猫。”
喻文州白他一眼,似笑非笑。
“叶主任,咱家可没养猫,外面带回来的野猫吧?”
“咱家养猫了。”
“嗯?”
“你啊。”

END

求推叶修中心或世邀赛无cp完结长篇!谢谢!

@正常人  @十年  @软糖
1100fo福利请验收~
给所有人笔芯!

【叶喻】一叶信仰 24

原著向长篇。
立个flag十章以内完结……。

这章前面有一点kj……emmm不喜勿入。
叶神终于回来了!鼓掌👏👏👏
作为一个叶粉热泪盈眶!

客官您请~

【叶喻】Think Again

先感谢杜总推歌! @PILGRIM. 超好听的!
画家叶×摄影喻。
BE预警,有糖有刀emmm

Think Again 左思右想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西方小城市。
而叶修再次遇见喻文州的地点,是这城里一座上了年纪的桥,本城著名的约会圣地。
准确来说,他从没想过会在这里再次遇见他,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叶修和喻文州是从同一个艺术学院毕业的,叶修比喻文州大一级。
那天微风正好,他背着画板去那座桥上写生。
那里风景很不错,桥边灿烂的樱花树下,三两成双的情侣举杯相碰,共度良辰。
可能是他长得帅吧,他才刚打上草稿就有人来围观。
进行艺术创作的叶修是专心的,对外界没有任何兴趣。就算前面小行星撞地球,他也要把画画完再赴死才甘心。
叶修刚调好调色盘内与眼前景色一般无二绚丽的色彩,终于有心思抬起头来打量打量这个已经驻足很久的人。
从下至上细细打量,帆布鞋,牛仔裤,白衬衫,相当标准的令人挑不出错处的搭配。
再往上看,白皙的脖颈上挂着个熟悉的相机。
叶修愣了一愣。
是喻文州。
哪个大小伙子年轻时候没暗恋过个把学妹,可惜他叶修还真不走寻常路,偏偏暗恋上一个学弟。
而喻文州,就是这个学弟。
他们认识的时候喻文州18,叶修19。
现在喻文州28,叶修29。
算来竟然已经十年了。
这副眉眼还是如初的惊艳,在叶修的心里一直明亮而鲜妍。
“喻文州?”
叶修放下了手里的调色盘,站起身。
喻文州嘴角噙着“他乡遇故知”的笑意,点了点头。
“学长日安。这么多年,学长调色的技术还是一流啊。果然是'维纳斯之手'。”
在学院的时候,叶修以全才著称,摄影雕塑音乐绘画,无一不能,无一不精。
其中他最出色的就是绘画,绘画中则最擅油画。其中的色彩变幻,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
由于他调得一手好色彩,他被众人称为“维纳斯之手”。
叶修盯着他看,也勾了勾嘴角。
“过誉了,你的摄影作品这几年不也得了好几个国际大奖吗?我这个前浪早被你拍在沙滩上了。”
听得叶修的话,喻文州轻轻笑了笑,微微举起手里的相机,坐在了叶修身边。
“学长少说笑了……还是先画完吧,打扰学长真是不好意思。”
叶修“啧”了一声,弹了他一个爆栗。
“和我还客气,我要罚你画苹果了。”
“可别,学长你知道的,我最怕画苹果了。”
叶修看他一眼,满脸得意,又拿起了画笔。
喻文州只是笑,眼尾飞扬,托着下巴看着叶修不停地涂抹各种各样的灿烂色彩。
叶修这画画得有些久,等到太阳一点点西斜,淡淡的晚霞晕染在云边,这幅画才算画完。
“怎么这么闲,竟然有时间跑这么远来画画?不怕陈老板发飙?”
喻文州拿着这幅画仔细打量,问道。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一日是一日嘛!”
叶修收好画笔,轻松地回答。
“很久没有看'维纳斯之手'现场作画了,还真有些怀念。”
喻文州一边帮叶修收拾画具,一边感叹。
叶修拉上拉链,抬头看他一眼。
“你要是想看,天天给你画。”
喻文州笑得跟个小狐狸似的,声调都带着明快的上扬。
“一言为定?”
叶修背上画板,一把揽过他肩膀。
“一言为定。”
以后的很多天,两个人都会心有灵犀地出现在桥边。
基本是叶修画,喻文州看。
有一次,叶修心血来潮,想教喻文州画画。喻文州思考了一会儿,很快就同意了。
两个人手掌贴着手掌,胸膛贴着胸膛。
叶修清晰地听见,喻文州的心脏和他自己的,跳动的是一个频率。

那天,叶修终于做好了心理建设,决定告白。
他虽然觉得告白的时机什么时候都没多大差别,但是喻文州最近不太对,还是要以免夜长梦多。
“文州。”
叶修支支吾吾,眼神躲闪。
第一次告白,多少红了脸。
喻文州疑惑地看向他,身上背着沉重的画板,手里拿着色彩浑浊的调色盘,目光却是蓝天一般的纯净。
“嗯?”
叶修鼓足勇气,想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咬咬牙说出了第一个字。
“我……”
可他没有机会说完了,喻文州摸了摸他额头,状似极为亲热地关切,却打断了他的话。
那双眸子像远山古林里的潭,清泠泠,却是冰的。那里面似乎藏着些什么,但它只出现了一瞬,就已经又归于那片深潭。
“学长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叶修盯着那片深潭,想要挖出那潭水里深蕴着的秘密,最后无果而终。
“不是,我没有不舒服。”
叶修想拉下他的手,喻文州却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手,叶修的手尴尬地悬在半空,不知道该去向何方,他僵硬地转变了方向,挽了挽耳边的碎发。
喻文州弯起丰润的唇角,声音平淡如常,听进叶修耳朵里,却带了莫名的距离感。
“没事就好。”
叶修沉默着没再开口,气氛一时尴尬无措。
他们之间一向融洽默契,很少有这样的尴尬。
喻文州忽然偏开脑袋,转走了目光,看向桥边的红色小花。
“我明天就要走了。”
喻文州说这话的时候,神色淡淡,眉眼也淡,似乎只是在和叶修说今天早上没有吃到白斩鸡。
但事实却是……他要走了。
叶修怔愣在原地,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收拾好了画具,浑浊的色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喻文州并不那么干净的眸子。
那方潭似乎被风吹皱,泛起一层水光,很快,又随风消散了。
喻文州伸出双臂抱住了他,同时,叶修感受到了唇上温热的触感。
喻文州在吻他。
这个吻蜻蜓点水,稍触即离,也许连秒数时长都已经被他计算好。
他脸上染上了樱花的粉,低声解释。
“回去之后我妈就要逼我结婚,继承家业了,虽然我还不知道女方是谁……但毕竟是我先招惹你,以后我们可能再也见不到了,所以我想,我欠你一场……”
他没说完,叶修狠狠把他撞进自己怀里,又吻上了他的唇。
是个前所未有的深吻。
不需要管周围旅客的眼光,也不需要顾及天地常理是否容许,他们只需要对得起彼此,对得起正在跳动的,契合的,火热的两颗心。
一吻过后,叶修抵着喻文州的鼻尖,轻轻说。
“文州,你不欠我。”也许是因为刚才那个唐突的吻,叶修的呼吸有些沉重,“不管我们是不是还有见面的机会,你得记住……你不欠我。”
“你不欠我”这四个字掷地有声,一字一钉尽数钉在喻文州心上,堵住了心上即将流出的血液,也逼出眼底一点泪。
喻文州定定地看着叶修,半晌才点点头。
“……嗯,我知道了。”
叶修自然而然地牵起喻文州的手,带着他下桥。
这是他们第一次牵手。
“走吧,享受最后一天的快活时光。”
叶修话音自然,仿佛没有明天喻文州要离开的事一样。
“今天吃什么?送别饭得请你点好的啊。”
“牛排披萨?还是中式自助?”
叶修刚想迈下一步,却被喻文州拉住了,路边是一家酒店。
“我们做吧。”
喻文州咬着嘴唇,脸上又浮起樱花的粉,嘴里说得却平静。
“嗯?认真的?”
“认真的。”
叶修眯起眼,细细打量他的神色,似乎是要判断这话的真假。
喻文州被他打量得有些局促,面上仍然平静,甚至带笑。
“毕竟是学长那天说的,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一日……是一日啊。”
最后那个上挑的尾音,更是十足的诱惑。
“好。”

第二天的飞机场,叶修和喻文州交换了最后一个吻。

至少疯狂过,就没有遗憾。

END

偷偷来求推文

想求一些叶喻的虐文……emmm,be或者he都可以。
《不留》不用推啦!
我就是《不留》入坑叶喻的!x

【叶喻】一叶信仰 23(r18)

原著向长篇。前文可移步tag!
预警本篇有一辆车!
不多讲直接放链接啦!
希望你们喜欢♡

滴——

解释一下叶修这么纵那啥的原因,因为喻文州对感情产生了怀疑,他需要这种对感情的定义,不是其他,只有爱情。所以叶叶才会这么干……可能有一点ooc,不喜勿入啦

1100fo抽奖……!
让我专属挑的数,是7.13.16
我去掉了重复的评论和我自己的回复,数了两遍,中奖的是这三位小天使!
@十年  @软糖   @正常人
恭喜啦!请尽快把ID(四字以内)通过私信发给我!
最后给所有关注我的小天使们比个大大的心!
超级喜欢你们的!